海棠花的成名史

分享到:
點擊次數:299 更新時間:2019年07月22日15:38:24 打印此頁 關閉

   早在先秦時期的文獻中就有記載海棠花在中國古代的栽培歷史。在漢代,海棠花就已經與園林藝術結下不解之緣。不論是栽培技術還是種植面積,海棠花在唐代有了明顯的提高。宋代時期,海棠花在唐朝的基礎上得到了更大的發展,終于達到鼎盛時期,在當時就被視為“百花之尊”。元朝戰火硝煙不斷,很多花卉都受到了牽連,不復唐宋時期的昌盛。但是海棠不同,它仍然保持著長盛不衰的勢頭。中國人民如此喜愛海棠,其根本是在于它的豐厚文化內涵,人們稱贊它是“百花之尊”、“花之貴妃”,甚至有“花中神仙”之說,同時將它看作是美好春天、美人佳麗和萬事吉祥的象征。 

   海棠花第一次出現在中國的歷史長流中史料中,記載的并不是它的觀賞性,最早被人們重視的是海棠花的食用價值:《詩經·衛風·木瓜》有詩曰“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詩中的“木瓜”、“木桃”、“木李”全都是屬于海棠類的植物,它們在古時候常常被作為送給親朋好友的禮品。 

漢代時期,海棠就已經進入皇宮內苑中,《西京雜記》中記載了海棠進入皇宮林苑的事情。原來漢武帝修建了一個林苑,于是群臣敬獻珍貴的花卉給漢武帝,在群臣敬獻的眾多名貴的花卉中有四株海棠。這四株海棠非常得漢武帝的喜愛,于是便種植在漢武帝的林苑之中。中國著名的文學家司馬相如曾經寫過《上林賦》,其中有“槨、柰、厚樸”等相關的記載,根據后世的仔細考證,發現“柰”就是指中國綿蘋果及小果類蘋果屬植物,也就是海棠。 

   晉代,海棠花的美麗妖嬈,艷麗動人深得人們喜愛。當時在洛陽有一座花園叫金谷園,是當時的荊州刺史石崇建造的,園中種植了很多海棠。根據史書上的記載,石崇非常喜愛海棠,只是海棠盛開大多沒有花香,讓他以為憾事,甚至他曾經對盛開的海棠嘆道:“汝若能香,當以金屋貯汝”,這說明海棠花的觀賞價值已經開始得到漢晉人的喜愛和重視。 

唐代,海棠無論是在文化發展還是種植范圍,甚至是觀賞價值等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和飛躍。《楊太真外傳》中記載唐明皇李隆基曾將海棠比作楊貴妃,說明皇宮里種植海棠較多。“海棠春睡”典故的由來正與唐明皇和楊貴妃有關。宋釋惠洪《冷齋夜話》記載:唐明皇登香亭,召太真妃,于時卯醉未醒,命高力士使待兒扶掖而至。妃子醉顏殘妝,鬢亂釵橫,不能再拜。明皇笑曰:“豈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這樣“海棠春色”的故事就流傳了下來,從此海棠也有了美女佳人的意思。唐德宗貞元年間賈耽擔任宰相,編著了一本《百花譜》,書中贊美海棠為“花中神仙”,這本書是最早使用海棠這一稱謂的作品。書中還提及四川“海棠無香,惟蜀中嘉州者有香,其木合抱”,“獨靖南者有香,故昌州號海棠香國”。此后海棠作為觀賞植物的地位與聲望日益突出。唐代大詩人賈島《海棠》詩有“昔聞游客話芳菲,濯錦江頭幾萬枝”的佳句,稱道成都錦江兩岸的海棠花。 

   五代后蜀孟昶在蜀地封燕王,燕王宮盛植海棠,南宋詩人陸游任成都府安撫使參議官時寫下了《驛舍見故屏風畫海棠有感》詩,中有“成都二月海棠開,錦繡裹城迷巷陌;燕宮最盛號花海”句,稱頌成都海棠花繁茂之極,以燕王宮最盛,有“花海”之譽。唐代有一個人曾擔任錢塘令,他叫羅隱,南宋詩人咸淳則稱呼他為羅江東。羅隱曾經親手在縣署種植海棠花,北宋詩人王禹偁寫過一首詩《題錢塘縣羅江東手植海棠》,其有“江東遺跡在錢塘,手植庭花滿縣香;若使當年居顯位,海棠今日是甘棠”的贊美。隨著歲月的流逝,唐朝所種植的海棠植株早已消失在歷史的長流,但是所留下的海棠品種、種植技術和對海棠花的喜愛會一直流傳下去。 

宋代,雖然海棠作為觀賞植物的地位、文學成就、栽培技術等方面日益突出是在唐朝,但是海棠花卻是在宋代才達到鼎盛時期,在宋代研究海棠的書籍層出不窮,其中最有代表性和影響力的就是《海棠記》和《海棠譜》。在中國宋朝時期,海棠不但深受到人們的喜愛,而且宋代的帝王對海棠花更是特別的鐘愛,不管是宋太宗、宋真宗、還是宋光宗都留下了許多題頌海棠的詩篇,因此海棠的名聲更大了,使得喜歡它的人也隨之增多。沈立是一位北宋的文學家,他在《海棠記》中記載:“嘗聞真宗皇帝御制后苑雜花十題,以海棠為首章,賜近臣唱和,則知海棠足與牡丹抗衡而獨步于西州矣。”從上述記載中,我們不難看出,在宋朝時已經顯示出了“百花之尊”的風范。《海棠記》書中對海棠的栽培情況也有記載“今京師、江淮尤兢植之,每一本價不下數十金,勝地名園目為佳致”。這就告訴我們在當時,海棠的栽培面積很廣,而且深受人們的喜愛和重視,一株海棠居然在當時沒有低于十金的價格,由此可見一斑。宋徽宗在宋朝末年的時候,各地官員都向朝廷進貢珍奇異寶,其中不乏各種名貴的花卉。于是宋徽宗下令在京城開封建成皇家園林,名字叫做“艮岳”,在園中栽培的全是海棠,所以當時的勝景被稱作“海棠川”。宋代海棠的特征和習性已達到全面的認識。沈立《海棠記》也記載了海棠的形態特征、種植技術。“棠性多類梨,核生者長遲,逮十數年方有花都下,接花工多以嫩枝附梨而贅之,則易茂矣。種宜墟壤、膏沃之地。其根色黃而盤勁,其木堅而多節,其外白而中赤,其枝柔密而修暢;其葉類杜,大者縹綠色,而小者淺紫色;其紅花五出,初極紅如胭脂點點然,及開則漸成纈暈,至落則若宿妝淡粉矣;其蒂長寸余淡紫,于葉間或三萼至五萼,為叢而生;其蕊如金粟蕊,中有須三如紫絲;其香清酷,不蘭不麝;其實狀如梨,大若櫻桃,至秋熟可食,其味甘而微酸。茲棠之大概也”。從中我們不難看出當時人們對于海棠的特征習性了解很深。 

   宋末元初戰火不斷,舉國上下多多少少都受到了戰火的打擊可是海棠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一樣,絲毫沒有受到影響。海棠依然長盛不衰,元代海棠仍然深的人們喜愛,栽植的熱情絲毫不減。四川的海棠栽培著稱于全國,孔邇是明代的文學家,著有《云焦館紀談》,其中有一段描寫“元末明玉珍據蜀,其子明升用大足縣香霏亭前的海棠花焙茶,茶味極香醇。”這說明元代四川大足的香海棠栽植仍盛。以種植海棠著稱于世的不只是四川,江西信州也是大面積的種植海棠。元代有一位著名的畫家叫高克恭,他不但會畫畫而且還很會做詩,他在《過信州》詩中有“二千里地佳山水,無數海棠官道旁”的佳句。在詩中寫出道信州官道兩側栽種無數海棠的情景。元代詩人牟巘《和劉朔齋海棠》中有“錦里宣華思舊夢,杭州定慧起新愁”詩句,稱頌杭州的海棠。元代的文學家陳普《邵武泰寧途間一路海棠》詩稱述福建邵武路旁種植海棠。 

明代,海棠在明朝遍及全國各地,可謂是無處不在。花園、道路、庭院、寺廟等處都留有海棠的足跡。明萬歷文壇領袖王世貞在江蘇太倉筑“弇山園”,取其名神仙居所。園中大多栽種海棠,并作《弇山園記》稱其景:弇山堂“之北,海棠、棠梨各二株,大可兩拱余,繁卉妖艷,種種獻媚。……每春時,坐二種棠樹下,不酒而醉”,娛暉灘是“垂柳、緋梅、蜀棠交蔭”。明代栽植海棠非常的興盛,在北京最出名的主要是以城內的報國寺和韋公祠兩個地方,有詩為證“鳳城西南報國寺,海棠雙樹芷幽邃”和“燕京此花馳聲價,韋祠為最此為亞”。清初張遠在《隩志》中記載:“京師多海棠,初以鐘鼓樓東張中貴宅二株為最,嘉(靖)隆(慶)間數右安門外韋公祠,萬歷中又尚中貴宅所植,高明區中允大相詩‘解家海棠帝苑邊,開時車馬日喧鬧’是也。” 

   清代海棠的栽培種植仍保持長盛不衰的勢頭,但海棠的種植仍很繁盛。清順治朝進士、浙江海鹽人張惟赤去官歸家建私園“涉園”,清葉燮《涉園記》載其園中“退思軒”“前軒庭海棠六七株,扶疏搖曳,皆百余年物”。清乾隆年間,江南文壇領袖袁枚在金陵小倉山構筑私家園林“隨園”,園中多處栽植海棠。其孫袁起《隨園圖說》描寫到:“廊外西府海棠二株,花時恍如天孫云錦,掛向窗前”。晚清胡恩燮在南京建私園“愚園”,俗稱“胡家花園”。清鄧嘉緝《愚園記》稱贊園中海棠是:“編竹為藩籬,海棠八、九株,花時嫣紅欲滴,為‘春睡軒’。”蘇州和揚州的私家園林中都廣植海棠。蘇州環秀山莊園林辟有“海棠亭”景點。 

   明朝滅亡后,清朝時期的北京海棠種植仍盛,清光緒《順天府志》提到慈仁寺海棠已衰敗,而西直門外法源寺則大盛,花時游人絡繹不絕,上有軒額稱“國香堂”。乾隆末至嘉慶時法源寺海棠仍著稱,翰林院編修洪亮吉有“法源寺近稱海棠,崇效寺員繁丁香”詩句稱道。清代北京極樂寺的海棠也很有名,有很多文人騷客對其稱贊,具有代表性的是《同潤臣仲穆至極樂寺看海棠因游萬壽寺》、《甲申浴佛日偕同直出西直門至極樂寺》、《極樂寺海棠初開置酒會客》等優秀的作品。此外,皇家園林頤和園和皇宮御花園及中南海西花廳也植有海棠。 

   進入近現代以后,作為傳統花木的海棠更是得到了廣泛種植。在公園、機關、學校、工廠、風景區,都能夠看見其芳姿。在中國各地各處,無處不見海棠的身影,常把海棠植于湖畔、溪邊、近水旁。“落英繽紛,夾岸數百步”確實詩情畫意,心曠神怡。小區住宅,海棠花的身影常常出現在建筑前后或于圍墻邊、院落一隅,有的是對植、有的是叢植。春城昆明圓通公園植有千株西府海棠和百株垂絲海棠,被人們稱贊有“花潮”的美譽。每逢春天來臨,上千株西府海棠在道路的兩旁,花繁葉茂幾乎將太陽也給遮住。百余株垂絲海棠種植長達二百多米,就像是建立了一個長長的拱形走廊一般,枝條茂密重疊、花兒競相開放,花團似錦,鶯歌蝶舞,絢麗奪目,似云霞萬朵。 

   海棠花歷來為中國人民所喜愛,無論是古典園林,還是公共綠地都廣泛運用海棠進行植物造景。海棠花不僅給人們帶來視覺上和精神上的享受,而且還能夠帶來經濟上的效益,中國很多地方已經廣泛的對海棠花進行栽培和研究,為很多花農創造了很大的經濟財富。

上一條:相約海棠花海,做春的尋花人~ 下一條:紅巴倫海棠樹養護方法
广东曲棍球队名单